zhongbu 发表于 2021-1-14 19:14:17

共786瓶

我那永远失去的爱


我那永远失去的爱

——天涯倦客





和娅认识是在99年的春雨中,那时我刚满二十,正是青春勃勃的年龄.我从昆明赶回老家,在美丽的草海湖畔,看到俩个姑娘在慢慢的走着,似是游览,不象是附近的.丝丝春雨挡不住娅对我的诱惑.我忘了车旅的疲劳,忘了我还没回家.走过去和娅聊了起来.娅其实不怎么漂亮,只是有一般村姑没有的气质.她很健谈,我们谈人生,论歌坛,把另外一个女生给忘了.陪她们走了很久,知道她们是邻乡的来我们草海玩.(娅是陪嫂子来我们家和大哥相亲的,)时间过得很快,快到吃饭时间了,我和她们告别,往家的方向走去.心里想以后能不能见到她呢.

回到家里,母亲已做好了丰盛的饭菜,我问母亲,你们知道我要回来?母亲说不知道,说家里有客人.我也没多问便坐下休息了,没过多久听到母亲在和人说话,那声音很熟,我走出门去.眼睛一亮,是她:那个名叫周娅的姑娘.我有点急促了,不知说什么好,呆呆的站在那儿.......

母亲说:快来吃饭吧,别楞着了.那一天我忘了身边的一切,满脑子都是娅的身影,我忘了我是怎么吃完那顿饭的.

晚上,母亲端来了瓜子,大家边嗑瓜子边聊,两个主人公都不说话,整个房间都是我和娅的声音.我们聊了很多,聊出门的辛酸,思家的烦恼,聊身在异乡的屈辱.就这样我深深的爱上了她.

本来预计一个星期回昆明的,可我为了她,放弃了返昆的念头.在当地找些事做,早去晚归,虽然工资低点,也不在意了.我想,为了她,值得的.可父亲却常找我的麻烦,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,直到那天娅来我们家找我,父亲当着娅的面莫名其妙的发了我的火,我也不知道.原来是我们太过亲密,引起大家的不满.

我在和娅交往四个月后带着父亲的咒骂重返春城,在昆明我常给她写信,学写诗歌给她.还记得那首是这样写的.

  

2000年的秋天

我在四季如春的昆明

这儿虽说四季如春

却也嗅到了秋天的气息

秋雨绵绵

秋风凄凉

我心亦凄凉

再这多愁善感的季节

我心依然牵挂着她

那位名叫周娅的姑娘

不知她是否可好

可知遥远的云之故乡

有一颗心痴痴的思念着她

我们在书信中传递着乡下人难以理解的真爱,谈论着以后的日子,在我回家和父母商量怎样办婚事的时候,父母极力反对了我们.原因是嫂子很凶,他们怕了.(娅和嫂子是同族)

我去娅的家,她的父母也不欢迎我,我尴尬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,我失望的离开了我的故乡.

我再次写信给她的时候,不在有她的回信了,我就这样一封接一封的写,还是没有回音.我彻底的失望了......那次,我四年没有回家.

那堪重回伤心地,黄叶西风总断肠.我再次踏上故乡的土地时,娅已结婚了.我没有去看她,也没有勇气再见她.要好的朋友说她多次问过我的情况,只是他们都不知道.(我的情)况我草草的把事情料理完毕,又悄悄的离开了生我养我的父母.

如今又听到她去世的消息,我如被雷击中一样,痴痴的站着

半天回不过神来,我知道我还爱她,心里一直有她.后来我写下了一首<<念周娅>>以表对逝者的思念.

  

流落春城夜忆乡,

推敲词句意茫茫.

登高临眺滇池水,

坐卧常思草海杨.

惊闻噩耗飞魂去,

坚毅男儿白癜风治疗的医院也断肠.

鸿雁断却传书意,

灵魄飘散牛栏江.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共786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