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uibu 发表于 2021-1-14 20:39:15

全国目前普遍集中在理、工科的实际教学中

想念旧时朋友


想念旧时朋友

——血蔷薇





萍是我小学时非常好的朋友,她对我很好,小学时代我常被男生欺负,总是萍出手相助。那时幼稚天真的我总认为我们将是一辈子的好朋友,但是好景不长,在我们五年级下半学期时,平时乐观活泼的萍总在教师最后一排的角落哭泣,作为好朋友的我也对其原因一无所知,问她,她总是在那里摇头。

后来我才从同班同学那里得知:原来萍最敬爱的父亲因为不治之症去世了。我听到这个消息也傻了,还记得前几天还好好的,怎么那么快就走了呢?!

当时的程少为中科白癜风医院出诊时间我觉得自己好没用,在我伤心难过时,萍总是热心的帮助我、开导我。然而,现在萍有困难了,我却什么都不能为她做。

她就此以后,整个人就变了,变得不是以前那个萍了;变得自我消沉、自我颓废。整个人看上去憔悴了许多。

因为我与萍所属的街道不同,因此,我没有分在同一个中学上课。在这期间,我找过萍,打电话到她家,一个女人接的电话,口气很冲地说道:没有萍这个人。

半年以后,听与萍考在同一个学校的女生说萍退学了,她们在一些娱乐场所看到萍,穿得很妖艳,与一些不怎么正经的人在一起。我听后很不相信,不把他们的话当真。直到后来,听母亲说,“我今天在店里看到你的小学同学萍了,怎么好好的小姑娘,打扮得流离流气的呢?”我听了心酸了,直觉告诉我不可能的,“听说她妈妈另嫁他人了,也不管萍。让好好的女孩子在外面跟着个男的混在一起。像什么样?!”“妈,你别说了。”我听不下去地嘲着母亲叫道。然后,回到房里,泪已忍不住地隐瞒眼眶。萍,你在哪啊?为什么像云烟似的让人再也抓不住方向了呢?

最后一次看到萍是在初一,跟同学们去溜冰场,她们说在那儿看到过萍。

到了那儿,强烈的音乐震人耳馍,这天的人并不多,正当我在找寻萍的身影时,我耳边只模糊的听到,陪我来的那两个同学好像正在与谁说着话。我便转过头去看来人是谁。

只看到一个穿着低胸衣的女子,外面披了件大衣,由于背着灯光,我没有看清楚她的外貌,然后就听到一位同学,对我说着,“静,看啊,萍!”她走过来,“你们怎么带她来这儿?”萍脸上带着笑容,但眼神却带着忧愁,“你怎么到这儿来了?”她一手轻抚着我的脸,眼神中唯一不变的还是——我所熟悉的关怀与像大姐姐般的温柔眼神,当时我有千言万语想对萍说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,只傻傻地站着,然后就听到有个男人叫着萍,“我先走了”。说完就匆匆地走了,我只愣在那儿,直到两位同学对我说着,“静,我们走吧!”

直到现在我一次也没看到过她,后来,我搬家了,更是减少与萍见面的机会。到现在,有时看到旧日的同学,问他们有没有关于萍的消息,回答我的都是同一个答案,“不清楚”,后来我也放弃了。

找到了又能怎样?凭我自己根本无法帮助萍。

现在的萍已经变了,我不能再骗自己。

希望上苍没有给萍一个好的家庭,却能给她一个好未来。

好想念以前的萍!那个有正义感、开朗活泼、脸上永远有笑容的可爱女孩!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全国目前普遍集中在理、工科的实际教学中